欢迎来到梁雪芳刺绣艺术! [ 登录/注册]

<%=NSW.OConfig.GlobalConfig.SiteName %>

梁雪芳刺绣
原创设计,纯手工制作

全国咨询热线:
400-960-6691
苏州刺绣定制
当前位置:首页 » 梁雪芳资讯 » 行业新闻 » “灵、秀”冠天下 苏绣梁雪芳

“灵、秀”冠天下 苏绣梁雪芳

文章出处:责任编辑:作者:人气:-发表时间:2013-12-11 09:23:00【

  ——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梁雪芳刺绣艺术创新心路探访

 

《春暖大地》刺绣


《春暖大地》刺绣

 

《水上人家》之三


《水上人家》之三

 

梁雪芳大师工作照


梁雪芳大师工作照

 

《清奇古怪》在“从洛桑到北京”第六届纤维艺术双年展上


《清奇古怪》在“从洛桑到北京”第六届纤维艺术双年展上

 

《荷韵》局部


《荷韵》局部

 

双面异色猫(正面)

双面异色猫(正面)

 

双面异色猫(反面)


双面异色猫(反面)



  梁雪芳研究员级高级工艺美术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访问学者,苏州市工艺美术职业技术学院特聘教授,苏州市镇湖刺绣协会副会长,中国工艺美术学会会员,纤维艺术研究所副所长,苏州市工艺美术学会理事,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

  梁雪芳1965年出生于苏州镇湖,从小即耳濡目染精美的苏绣,与它结下不解之缘,后来师从工艺美术大师顾文霞,以提高刺绣技艺。梁雪芳介绍说,刺绣是一门古老的手工艺,从《尚书》关于刺绣的最早记载至今已有四千多年的历史,我们在惊叹它的古老之余同时发现,它之所以能绵延不绝地发展至今,正是因为它的现代性,它能时时随着各个时期不同的审美需求调适、发展自己,故而能时时焕发出新的生命光彩。所以我们现在做刺绣时,一面会延续传统的题材,一面又会努力探索新的内容和形式,用刺绣去表现现代人的生活和思想,以使它拥有旺盛的生命力。刺绣也是一门复杂的手工艺,从选稿到绣制到装裱,每一步骤都需精心策划、制作,所以一幅作品往往要花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过程虽然缓慢,但我们乐在其中,因为我们每天都在做“美”的事情,每天都生活在“美”中。据说瑞士的手表业通常也是手工作坊,几个大师带着几个徒弟,但做工考究,只有皇族国戚才有资格下订单。我们不敢夸此海口,但追求完美的精神是一样的,力求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把事情做到最好。

  在吃蟹的季节,突然闪过先生鲁迅的这句话:第一次吃螃蟹的人是很可敬佩的,不是勇士谁敢吃它呢……从舌尖到指尖,由此想到手艺及因此形成的工艺美术及其创新中“敢为人先”这种精神的珍稀和或缺。创新,在宏观讲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在微观层面则是一种产业或艺术门类发展的根本,是生产力作为社会发展根本动力的深入阐发与时代表述。

  工艺美术可视为一种“产业”,财富递增与效率优先是业内普遍追求的价值目标,近年来,逐渐扩散到工艺美术的各式门类,包括技艺和作品都被相似“市场化”的空间结构所占据。在这样的背景下,价值标准的单一和趋同,使得作品本身的丰富性逐渐丧失。一切以“市场化”为核心的“工艺”使我们解体了“艺术”的存在,抄袭的手艺使我们的大脑及双手沦为了机械而陌生了“艺术”的本色。当“艺术”边缘后,“创新”的价值标准就被遮蔽了。

  何谓的“传统”,梁雪芳认为我们今天的“传统”,早已在时间长河中经历了无数变迁。每一代人均处在一个变迁的传统之中,同时也在“创造”传统。如今的刺绣,无论在工艺美术博览会上,还是被产业“化”出的各式工作室及艺术陈列馆,目之所及,老一套的“抄袭复制”,借鉴数码,翻来覆去,顺手拈来与啃老(传统图样)成了所谓传承的习惯,你临我摹大家抄,绣着绣着就把产业拐入了死胡同。

  当艺人专长于抄剽并蔚然成风时,同质化的竞争使个性化的辩识度变得模糊。当内容的表现被抄剽占据时,作品不见了匠心而只得退回到技法的技术层面中去发展,而远离了艺术的属性,仅此产品而已,生存空间日渐狭窄。在此境遇中,对刺绣如何绣、刺绣绣什么、刺绣的特色与走向在哪里等问题的思辨一直是梁雪芳刺绣艺术贯穿始终的问题。这些问题的思辨源于对所有既定的习惯使然的置疑,这种对惰性业态“搅局”的举动,是从刺绣与纤维艺术的关系课题开始的,很快就延伸到对刺绣门类、知识机制甚至艺术生存的专业边界的怀疑,她也因此不断转换着自己的身份:艺人、企业家、学生、访问学者、教授、大师、劳模、人大代表等,以适应这种“搅局者”的角色。“搅局者”这个词是我在今年市文代会上与作家张文献聊天时发现的,借用它作为评论梁雪芳刺绣艺术的一个关键词,因为它再好不过地描述了梁雪芳“创新”的背景及一些方法论特征。

  我们常常感叹苏州的苏绣在当下的疲弱,当顾文霞及苏州刺绣研究所这些上世纪八十年代一度风头强劲的“创新”先锋们,纷纷在新世纪转型的瓶颈中,逐渐淡出艺术的视野时,而活跃在当下的那些工艺美术师们及一些具有规模的刺绣企业,绝大多数是靠“抄袭复制”维持着自身的发展。当这种因知识产权纷争的尴尬景象让其发展倍感穷途末路时,我们有时也能看见如漫画家几米的一部作品的主题——在最深的绝望里,也有遇见美丽的惊喜。就是在这个“抄袭复制”的阵营里,有那样几位艺术家站在局外,并在近年里一直持续地贡献出“搅局者”的惊喜,梁雪芳正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之一。如果说近年来,有谁的刺绣能看见当年顾文霞的影子,那就是梁雪芳了。

 

分享到: